秒速飞艇有限公司欢迎您!

前两者都属于主题公园在前期建设阶段的配套服

  之称,其在TEA公布的世界主题公园排名中,华强方特以4200万年游客量名列全球第五,成为仅次于华侨城的第二大本土主题公园运营商。

  华强方特主题公园之体量庞然如大象,其业务却十分多元,甚至与有不少相同之处,比如以熊出没为首的数字动漫业务,比如以各种特效为基础的特种电影和成套设备业务等。但是仔细分析华强方特的利润构成却发现,这家公司赚钱的源头并非在于主题公园的运营,从业务盈利属性分析,华强方特更像是一个从事B端生意的企业。

  尽管不从事房地产,但是却并不妨碍早年的华强方特在母公司华强集团体系内担任与地方政府勾地的角色,甚至其还要担负起地方政府对土地溢价的托付,亦是一门嵌套的生意。

  无论B端生意有无嵌套,华强方特每年都享有的政府补助却成为观察者口诛笔伐的证据,全球第五的华强方特竟然还没有“断奶”?

  中国网财经中心记者查阅了华强方特与其母公司华强集团十余年的公开财务数据后,发现疑点重重。在2018年厦门中院发布的一份关于原安徽省副省长陈树隆的起诉材料中,陈树隆涉嫌在2009年-2011年担任安徽省芜湖市委书记期间违规向相关企业擅自发放设备补助和返还土地出让金,造成国家经济损失接近30亿元。值得注意的是,也正是在此期间华强方特与华强集团在芜湖攻城略地,快速发展。起诉材料中所指的相关企业是否为华强方特?陈树隆与华强方特,二者之间有无暗箱关联?

  观察方特系相关企业的现金流,正是在2009年,华强方特母公司华强集团的合并报表中,其他与经营相关的现金流入则出现了翻倍增长,并且持续数年,二者之间到底有无关联?

  一般而言,投建运营重资产主题公园,很多企业都会面临中短期难盈利,成本回收期及其漫长的难题。类似华强方特这种企业都会以管理、技术、运营输出为切入点进军高毛利业务和轻资产品牌运管业务。

  从华强方特更新版招股说明书中很容易看到这家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这是一门层层嵌套的B端生意。

  以2018年为例,华强方特的主营收入按照营收多寡依次主题公园运营营收为24.9亿、创意设计营收为10.7亿、特种电影营收为4亿、数字动漫营收为3.2亿、主题公园建设营收为0.4亿。按照毛利率多寡依次数字动漫毛利率为92.12%、创意设计毛利率为90.81%、特种电影毛利率为78.39%、主题公园建设毛利率为38.5%、主题公园运营毛利率为36.77%(运营需参考GOP)。

  毫无疑问,真正能为华强方特带来利润贡献就是创意设计、特种电影与数字动漫。前两者都属于主题公园在前期建设阶段的配套服务,后者则是以熊出没为首的系列动漫、大电影。至于主题公园运营这个最大的收入来源板块则盈利乏力。

  值得注意的是,创意设计板块与特种动漫这两大利润业务多数服务于华强方特管理运营的华强方特主题公园。还是以2018年数据来看,位于宁波的华强方特明日中国主题公园的总体规划金额为6700万、位于太原的华强方特华夏文明传承主题公园总体规划金额也是6700万元、华强方特复兴之路主题公园的总体规划金额为1.34亿;在华强方特运营的主题公园中的特种电影《牛郎织女》销售收入为1.7亿、《孟姜女》0.82亿和基于此特种电影的成套设备销售金额1亿、华强方特主题公园中《飞越中华》成套设备销售金额接近1个亿。

  接近华强方特的人士认为,创意设计、特种电影是华强方特主要的两个利润来源,在主题公园规划建设阶段需要由投资方出钱采购,这里所说的投资方也就是投资华强方特主题公园的合资投资公司最大股东——地方国企或地方城投基建公司。

  在主题公园重资产投资领域,目前华强方特多选择与地方国企或类城投基建公司合作成立合资投资公司,在合资投资公司之中华强方特的身份只是二股东或小股东,此举为华强方特卸下了动则数十亿的重资产投资压力,这些重资产投资包括拿地支出、重型游乐设备采购支出、基建支出等等;在主题公园轻资产运营领域,华强方特成立主题公园运营公司且仅对项目运营收益负责。这两块业务一来一往之间,一系列毛利更高同时兼具一定营收规模的业务板块随之诞生,那就是上文所提及的主题公园创意设计、规划建设管理、特种电影等一众业务。

  凭借上述高毛利高营收的业务加持,华强方特整体营收和利润都十分不错。华强方特的招股书显示,2016-2018这三年间,该公司营收分别为33.5亿、38.5亿、43.3亿,营业利润分别为5.5亿、8.93亿、8.92亿。尽管营收利润都不错,但最为重要也最为基础的主题公园运营利润则惨不忍睹。

  根据招股书披露的信息,2011年开业的青岛梦幻王国投资经营公司2018年亏损2583万元;2011年10月开业的沈阳方特欢乐世界投资经营公司2018年亏损895.35万元;厦门方特梦幻王国、厦门方特东方神画、厦门方特水上乐园分别于2013年4月、2017年4月、2017年6月开业,均为厦门方特投资运营,2018年亏损1.16亿元;株洲方特欢乐世界和株洲方特梦幻王国2018年也处于亏损状态,投资运营的公司亏损5445.51万元。

  在华强方特已经建成的23个主题公园中,安徽省芜湖市布局最为密集。2018年芜湖方特亏损8508.23万元、芜湖方特文产亏损5343.9万元、芜湖方特旅游亏损101.55万元。

  此外,华强方特在芜湖成立了芜湖方特酒店,留宿率是衡量一个主题公园是否吸引游客的关键指标,但芜湖方特酒店的运营却并不理想,当年芜湖方特酒店亏损23.25万元。

  业内人士对中国网财经中心记者表示,如果运营多年的乐园都存在亏损的情况,那么华强方特在全国各地与相关方合作的主题公园很难说有存在的意义,第一,运营亏损也就导致资产回收漫长无期,变相增加了地方系统的隐形债务和信贷风险;第二,主题公园周边土地的溢价也是以持续增长的客流量和产业配套为前提,长期来看,主题公园运营亏损最终也将导致土地溢价成为泡影,客流量增长和产业配套成熟也无从谈起。

  该人士认为,主题公园的营收利润本质上是来源于广大消费者,如果将主题公园的营收利润都放到B端层面,就如无土之木,可能最终买单的还是地方政府。

  早年公开可见的信息显示,每当华强方特要落地主题公园之时,华强集团董事长梁光伟就会带领包括华强方特高管在内的华强系高管拜访属地政府高层,而这些华强系高管中亦包括华强地产板块负责人。

  上述人士认为,华强方特现在并没有从事业务,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华强方特可算得上是华强集团文旅地产业务中的一个环节,在芜湖、沈阳、郑州等地,华强集团除了布局华强方特主题公园外,还同期布局了华强广场或旅游城等包含商业、住宅、办公为一体的综合地产项目,其操作模式与华侨城并无本质区别,用开发收益来平衡文旅重资产的回收周期。

  一般而言,类似华强方特这种大型主题公园落地之前,必要的提前步骤就是与地方政府商谈勾地,以确定公园选址、投资强度、开发内容、市政配套,甚至还会涉及到土地规划的地块性质修改。凡此种种都要求主题公园企业需要与地方政府频繁沟通,二者之间的关系更为紧密。

  从07年芜湖第一个自主投运的主题公园开业,华强方特已在芜湖耕耘十余年,期间经历了当地政府高层的多次更迭。2009-2011年这三年时间是华强方特在芜湖一路高歌之时,彼时的华强方特还以华强文化科技为名,亦未知新三板为何物。

  从2009年开始,华强方特母公司华强集团当年出现了不同寻常的大量现金流入,也是在2009年,一个名叫陈树隆的官员从芜湖市长升任为芜湖市委书记,2011年底又升任安徽省副省长,直到2016年因涉嫌严重违纪被组织调查。

  2018年7月厦门中院公开审理了陈树隆一案,在厦门中院的公开的判决中赫然有这样一条:在担任芜湖市委书记时,陈树隆曾违规向相关企业给与设备补贴和返还土地出让金,造成国家经济损失接近29.16275亿元。

  厦门中院所提及的相关企业是否包括华强方特?华强方特有无涉及陈树隆案?作为华强方特的母公司华强集团,其嵌套的生意有无违规之处?

  根据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年7月27日官方微博显示,2009年至2011年12月,陈树隆担任中共芜湖市委书记期间,在引进和建设相关项目过程中,违反组织议事、决策程序,擅自决定给予相关企业设备补贴,造成财政资金损失共计人民币21.24亿元;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规范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支管理的通知》等,擅自决定对相关企业返还土地出让金,造成财政资金损失共计人民币7.92275亿元。以上造成国家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29.16275亿元。

  按照厦门中院有限的案情披露,在担任芜湖市委书记时,陈树隆曾违规向相关企业给与设备补贴和返还土地出让金,造成在争资金损失接近30亿元。

  陈树隆于2008年6月-2011年12月担任芜湖市委书记,此前也一直在芜湖任职。

  早在2007年,芜湖方特欢乐世界就已开业,此后芜湖方特梦幻王国、芜湖方特水上乐园、芜湖方特东方神画分别于2010年、2014年、2015年开业。在华强方特已经建成的全国23个主题公园中,芜湖的布局最为密集资产投入也最重乐园门类最为齐全,毫不夸张的说,芜湖是华强方特唯一一个持续运营多年并重金布局的城市,甚至仍在不断迭代新上项目。

  根据华强方特母公司华强集团公布的2009年合并财务数据显示,当年华强集团其他与经营活动有关的现金流入出现了罕见的大规模增长,达到了创纪录的28.2亿元,而2008年这一数据仅为5.6亿元,2007年此数据为4亿元。彼时华强集团正是华强方特前身华强文化科技有限公司的第一大股东,持有股份67.6%符合并表要求。

  从时间线年华强方特母公司华强集团所出现的其他经营活动现金暴增现象正是陈树隆升任芜湖市委书记的第一个完整年度,两者及其巧合。

  一位业内人士对中国网财经中心记者表示,华强方特在芜湖的乐园项目有两个特点一个是用地规模庞大,芜湖华强方特乐园包括的乐园种类在方特于国内众多布局城市中体量规模最大。再一个就是大型游乐设备齐全,拥有诸如过山车等多台套大型重型设备。

  陈树隆在升任芜湖市委书记期间,是否违规给与了芜湖华强方特设备补贴和土地税金返还?华强方特在收到中国网财经中心关于此问题的采访提纲后以缄默期为由拒绝回应。同时,华强方特方面未回应这笔蹊跷的现金暴增的具体原因和构成,华强方特亦未回应是否牵涉到陈树隆案的更深层细节问题。

  一个公开的可见的数据是,2011年华强方特母公司华强集团发布的财务数据显示,当年南通项目返还款为11.7亿元,所谓南通项目就是华强集团在南通的华强城项目配套有南通探险王国主题乐园,当年华强集团还收到过接近7个亿的与基建相关的政府补助专项资金。

  上述业内人士认为,住宅或商业项目用地不太可能收到政府的相关补助,因为这是纯房地产行为,而类似大型主题乐园的项目用地,早年的地方政府多会以各种名义给予补助,因为主题乐园属于重资产长周期产业,短期内很难盈利,但其汇聚的客流会间接为周边土地带来所谓的溢价。上述人士亦分析称,主题公园采购过山车等游乐设备更是资金投入巨大,仅一台过山车从采购到安装完毕总价超过一亿人民币只算入门。

  由此也引出了一个问题,从事2B生意的华强方特到底该如何与地方政府合作,换句话说,地方政府应该如何看待华强方特这个中国版的?同样更棘手的问题是,作为文旅重资产运营的华强方特到底要如何与地方政府合作,才能始终走在非黑非灰的亲清之路?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

  40多家机构扎堆推荐股票仅5只 茅台五粮液等股价均翻倍!只有它逆市下跌

  40多家机构扎堆推荐股票仅5只 茅台五粮液等股价均翻倍!只有它逆市下跌

  带量采购全国扩张启幕!最高降幅达90% 一批个股暴跌 中标者火速公告!

  全球销量第一!这个芯片重要分支迎来国产爆发时刻,拐点已过,龙头再获新高支撑!

  10倍牛股集中地!这个行业复合增速达到惊人的19%,4个不断新高的龙头已成为大资金抱团聚集地

  爆款手游《熹妃传》《熹妃Q传》开发商玩友时代(FRIEND TIMES)火热开启招股,速来申购!

相关产品推荐

关注官方微信

Copyright © 秒速飞艇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丨网站地图